• <nav id="aueq4"><code id="aueq4"></code></nav>
  • ×

    當前位置:首頁 > 通知公告> 仲裁公告

    王某訴江蘇鷹飛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勞動報酬、經濟補償爭議案裁決書

    2020-10-19 信息來源: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字體:

    連云港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

    仲裁裁決書

    連勞人仲案字〔2020〕第266號

    申請人王某

    被申請人江蘇鷹飛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連云港市海州區秦東門大街382號興億達大廈22層。

    法定代表人陳守芳,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譚新麗,該公司副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陽,該公司人事經理。

    案由:勞動報酬、經濟補償爭議

    申請人王某訴被申請人江蘇鷹飛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簡稱鷹飛公司)勞動報酬、經濟補償爭議案,本委受理后,依法指定獨任仲裁員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申請人王某、被申請人鷹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譚新麗、李陽到庭參加了仲裁活動,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訴稱:2019年11月,正式至被申請人處上班,從事保潔工作,該月欠發工資50元,一直稱補發但未補發。2020年春節排班后,疫情期間休工,一個半月單位發放25%的生活費。復工前后,消防支隊幾次管道井爆裂造成拖班加班,手工提桶進行魚塘清洗排除淤泥,消防支隊多樓裝修改造房間、砸墻,每天工作超時無休息時間,被申請人沒有支付加班費。工作期間,單位原因導致保潔人員缺乏,不補償加班加工,疫情緩解時,無故開除申請人,稱申請人沒有出入證。2020年5月、6月,被申請人通過使申請人無工具無法工作等方式逼迫申請人辭職。被申請人以為申請人辦不了出入證,讓消防支隊門衛關門不準申請人進門,又以公司名義發出信函,日期均在申請人被拒之門外后。被申請人預謀不為申請人辦出入證,不予發放工資,以調動申請人去海州青年公園網吧為由,讓申請人辭職?,F請求:一、支付2020年5月至6月幾天工資,合計2300元;二、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4000元;三、支付加班費300元;四、支付2020年2月4日至3月23日工資共2950元。

    申請人為證明其主張,向本委提交如下證據:

    一、工牌照片打印件,證明申請人沒有該證件,被申請人不讓申請人上班。

    二、微信記錄,證明申請人的班長發微信給申請人,2020年6月1日找來一個人叫趙某代替申請人上班。

    被申請人辯稱:公司同意在申請人辦理離職手續之后,支付2020年5月份工資1350元。申請人6月份未正常上班,沒有履行工作職責,不予發放工資。不予補發2020年2月、3月份疫情期間生活費。不予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和加班費。申請人需支付企業經濟損失費366元。答辯理由如下:一、申請人沒有辦理正常的離職手續,沒有上交公司發放的工作服等物品,根據公司《人事制度》:“員工未辦理離職手續的,視為自動放棄當月工資,待手續補齊之后,公司給予補發,并保留進一步追訴的權利”條款規定,暫不發放申請人2020年5月份工資,待離職手續補齊之后再發放。6月份,申請人沒有正常上班,沒有付出勞動進行工作,故不發放6月份工資。二、公司2月份發放申請人工資1378元(2月份未出勤),3月份發放1613元(出勤8天),并未克扣員工工資,所以不存在補發問題。三、不予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和加班費。自申請人2019年11月份入職以后,工作中多次不服從管理,多次頂撞保潔班長及公司管理人員,并且對服務單位形象造成了負面影響。公司領導就工作問題多次與申請人溝通,申請人屢教不改,仍不認真工作。根據《勞動法》第40條規定:“員工不能勝任原來的工作崗位的,單位有權對員工調崗,員工應該服從”。綜上考慮,公司決定對其進行調崗處理。2020年6月1日,公司人事部下發書面《工作調動通知書》,將申請人調整至青年公園網點繼續從事保潔工作,約定的原工資待遇不變。該通知書由項目經理胡明彤親自送達,但申請人拒不接受,且拒絕與胡經理進行溝通。2020年6月4日,公司人事部再次下發書面《工作調動通知書》,通過郵政掛號信方式郵寄給申請人,申請人已簽收,通知申請人9號到青年公園網點報到。但申請人未在規定時間到工作網點報到,且無任何請假手續。2020年6月11日,公司人事部下發書面《工作到崗通知書》,通過郵政掛號信方式郵寄給申請人,通知其在收到本通知后3天內到崗,否則按照曠工處理。截止6月15日,申請人仍未到崗,且未辦理任何請假手續。2020年6月15日,公司人事部根據申請人的實際情況,根據勞動法和規章制度規定,下達書面《解除勞動合同(關系)通知書》,通過郵政掛號信方式郵寄給申請人,申請人沒有任何反饋。2020年6月25日,公司收到郵政退回的兩封信件,分別是《工作到崗通知書》和《解除勞動合同(關系)通知書》,原因是申請人拒收。6月1日至6月30日,申請人未與公司進行任何溝通。2020年7月1日上午,申請人擅自闖入服務單位,打擾服務單位領導辦公。被申請人人事部與其進行溝通,約定當天下午辦理離職手續。但被申請人胡經理、人事部專員到達現場后,申請人拒絕溝通,胡攪蠻纏,雙方并未達成一致協議。被申請人認為,員工如果不認可公司調整工作崗位的決定,應先服從公司的工作安排,到新的工作崗位報到上班,然后可以采取向勞動行政部門投訴、申請勞動仲裁等維護其合法權益,否則視為曠工,且申請人自調崗至仲裁,已經超過30天,仲裁不應受理。同時,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申請人的所作所為已經嚴重違反了被申請人的規章制度,給公司管理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所以,被申請人依法與其解除勞動合同關系,不需要支付經濟補償。四、申請人正常上班時間為每天上午07:00—11:00,下午14:00—17:00,每天上班7小時。根據國家法定工作時間規定,勞動者每個月平均應工作約167小時。申請人5月份工作22.5天(休息7天,請假1.5天),工作時間157.5小時,并未超過勞動法規定時間,所以不存在加班,不應向其支付加班費。2019年,公司不曾欠發50元。五、6月9日—11日,申請人曠工三天,且一直未到崗工作,公司安排其他人員加班加點堅守崗位,給公司帶來了一定的經濟損失,按照《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六條規定:“因勞動者本人原因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用人單位可按照合同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經濟損失的賠償可從勞動者本人的工資中扣除。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工資的百分之二十”。因申請人缺崗,造成其他員工加班加點,被申請人需額外支付員工加班費。故要求申請人賠償公司經濟損失366元。綜上所述,被申請人愿意在申請人補辦離職手續之后,發放其2020年5月份工資(扣除事假工資126元)1350元,不予支付經濟補償和加班費,同時要求申請人賠償公司經濟損失366元。

    被申請人為證明其主張,向本委提交如下證據:

    一、情況說明(連云港市消防救援支隊),證明申請人不能勝任工作崗位。

    二、情況說明(與申請人同在連云港市消防救援支隊工作的同事),證明申請人在工作期間的表現,不能勝任工作崗位。

    三、勞動合同,證明申請人曾經是被申請人處職工及工資待遇。

    四、工會意見函,證明被申請人的人事管理制度在工會已經備案。

    五、征求意見表,證明人事管理制度制定程序具有合法合理性。

    六、人事管理制度,證明人事管理制度具體內容。

    七、工作調動通知書,證明被申請人通知申請人調崗,但是申請人不接受。

    八、掛號信函收據,證明被申請人已經發過信函給申請人。

    九、掛號信〔工作到崗通知書及解除勞動合同(關系)通知書〕,證明申請人拒收被申請人的信件。

    十、說明,證明工會同意與申請人解除勞動關系。

    十一、2020年2月工資發放表,證明已經發放給申請人2020年2月工資。

    十二、員工刷卡記錄表,證明申請人2020年2月出勤情況。

    十三、2020年3月工資發放表,證明已經發放申請人2020年3月份工資。

    十四、員工刷卡記錄表,證明申請人3月份的出勤情況。

    十五、2020年5月工資發放表,證明申請人5月份應該發放的工資。

    十六、員工刷卡記錄表,證明申請人5月份出勤情況。

    十七:員工刷卡記錄表,證明申請人6月份出勤情況。所有的刷卡記錄是考勤機中導出,是不能修改的。

    經質證,關于申請人所舉證據一,被申請人認為不管什么崗位,每個職工都有工牌,只能證明申請人曾經是被申請人的員工。關于申請人所舉證據二,被申請人認為只是私人聊天記錄,并不能證明任何問題,對于與申請人發微信人員的身份,被申請人有異議。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一,申請人認為沒有情況說明中的情形。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二,申請人認為保潔班長名字不對,其經常與別人吵架。保潔班長說話不注意,張永方因和保潔班長吵架被開除了,自己寫辭職申請。疫情期間,申請人40多天沒有上班。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三,合同中沒有法定代表人,申請人簽訂合同時,月工資等欄目空白,被申請人沒有簽字,讓申請人單方簽字,合同簽字部分是申請人簽署。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四,申請人認為是在被申請人運作下制作。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五,申請人沒有見過。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六,申請人認為獎優罰劣沒有做到,王科長和胡經理開會表揚申請人,但沒有給申請人獎勵。工作之外事情,也安排申請人去做,消防支隊魚塘清除淤泥等,一樓以上5月份開始裝修,所有房間都需要申請人打掃,8樓以上不需要鏟泥,裝修垃圾不屬于申請人的工作范圍。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七,申請人認為6月1日之前沒有通知申請人工作調動。6月1日早上,申請人正在上班時候,申請人的班長讓申請人不要上班、辭職回家。6月2日上午10點,胡經理通知申請人工作調動,去青年公園上班,申請人稱從宋跳出發太遠趕不上,胡經理稱是公司決定,說趙姐已經來上班,申請人稱沒有提前通知,趙春紅6月1日和申請人一起在消防支隊上班,申請人沒有錯誤不應辭職,被申請人稱公司人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八和九,申請人認為這兩封信沒有收,被申請人多此一舉,和申請人在單位已經談過這個事情,申請人沒有同意。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申請人認為調崗太遠,必須與申請人協商,協商沒有成功,6月1日就接替申請人工作,第二天就調離申請人。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一,申請人認為2020年2月工資已經發放,實發數額無異議。工資標準1950元,不是1830元;保險補貼數額不對,沒有給申請人1232元;沒有為申請人繳納社會保險,是申請人自己繳納。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二,申請人無異議。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三,申請人認為實發數額無異議,但沒有按照1950元標準計算,沒有繳納社會保險。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四,申請人無異議。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五,申請人認為應發工資標準應為1950元,扣款不應算事假,申請人沒有請事假,早上,申請人正在上班時胃部不適,申請人沒有請假,班長讓申請人回家休息幾天,申請人僅當天11點提前下班、下午沒有上班,第二天正常休假,工作日就休息了半天。該月沒有繳納社會保險,沒有收到5月份工資。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六,申請人認為3日和5日上班了,并非工作一天休息一天。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七,申請人認為6月份是從1日至3日大概工作三、四天,沒有工作半天的。

    根據當事人的舉證及質證意見,關于申請人所舉證據一,因被申請人對證據本身并無異議,本委予以認定。關于申請人所舉證據二,證據中有關申請人于2020年6月初發生的工作調動事宜與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七、十七等證據中的內容能夠相互印證,本委予以采信。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一,申請人所持異議系針對證明目的,對證據本身的真實性,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二,相關說明或證明人員并未到庭作證,接受庭審詢問等,申請人對該證據存有異議,本委不予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三,因該證據經申請人簽字確認,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四至十,申請人并未對證據本身的真實性持有異議,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一和十三即2020年2月、3月工資發放表,申請人對實發數額無異議,本委予以認定,申請人對工資標準、工資構成存有異議,本委將綜合全案予以判斷。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二和十四,申請人并無異議,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五即2020年5月工資發放表,該月工資尚未發放,有關工資標準、工資構成、扣款事項,本委視為被申請人陳述內容。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六即2020年5月員工刷卡記錄表,申請人雖對其中的3日、5日刷卡記錄有異議,但被申請人在所舉證據十五“出勤工資”欄已計算申請人滿勤工資,對該異議,本委不再審查。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十七,與申請人所舉證據二中的內容能夠相互印證,本委予以采信。

    本委查明:雙方當事人簽訂有2019年11月8日起至2020年11月7日止的勞動合同,約定內容包括:鷹飛公司安排申請人在連云港市消防隊從事保潔工作,可以根據工作需要和業績考核結果,按照合理誠信原則變動或調整申請人的工作崗位;申請人應當按照鷹飛公司安排的工作內容及要求履行勞動義務,按時完成規定的工作數量,達到規定的質量要求;實行每天8小時工作制,平均每周40小時;月工資標準為1830元。2020年2月,被申請人未安排申請人為其提供勞動,按1732元工資標準,扣除社會保險費354元后,向申請人支付該月工資1378元。2020年3月,申請人實際出勤8天,被申請人按1967元工資標準,扣除社會保險費354元后,向申請人實際支付該月工資1613元。2020年5月,被申請人根據員工刷卡記錄所統計的申請人的出勤天數為22.5天,得出出勤工資即為基本工資1830元,由此計算出申請人的應發工資為1830元,扣除1.5天事假126元、社會保險費354元后,得出申請人可實際領取1350元,被申請人尚未支付該月工資。被申請人未為申請人繳納2020年2月、3月、5月社會保險費。2020年5月29日,申請人實際工作服務單位連云港市消防救援支隊向鷹飛公司出具情況說明,內容包括:申請人在其處服務期間工作懈怠,服務不到位,經常胡言亂語,對其人員大呼小叫,影響其單位形象,建議鷹飛公司根據實際情況對申請人進行相應的工作調整。2020年6月1日,鷹飛公司對申請人作出《工作調動通知書》,內容包括:因工作需要,根據勞動合同“關于工作內容和地點”的約定,調申請人至青年公園網點(部門),(繼續)從事保潔工作,合同約定的原工資待遇不變,通知申請人于2020年6月5日到新網點(部門)就職,逾期不到崗,按公司規章制度處理。申請人拒絕該工作調動,未就其所稱的系因距離遠而拒絕調動提交證據,2020年6月1日下午起,申請人不再有考勤刷卡記錄。2020年6月11日,被申請人對申請人作出《工作到崗通知書》,并于當日向申請人郵寄該通知書,通知書內容包括:因工作需要,公司將申請人調至青年公園網點繼續從事保潔工作,但申請人至今未到新網點上班,也未辦理任何請假手續,現通知申請人接到通知三天內到崗,否則公司將按曠工處理。2020年6月15日,被申請人對申請人作出《解除勞動合同(關系)通知書》,并于當日向申請人郵寄該通知書,內容包括:根據《勞動法》第三十九條第二項規定,決定于2020年6月15日起解除勞動合同。申請人對被申請人郵寄的兩份通知書均予以拒收。

    上述事實有當事人所舉證據以及庭審陳述等予以證實。

    本委認為:關于申請人主張的加班費300元,被申請人并不認可存在加班事實,申請人并未就其訴稱的加班事實提交證據加以證明,應承擔不利后果,對該仲裁請求,本委不予支持。

    關于申請人主張的2020年2月4日至3月23日期間的工資,根據雙方庭審相關陳述意見,結合申請人的工資支付周期,實為2020年2月、3月的工資差額。2020年2月,受疫情影響,被申請人未安排申請人提供勞動,仍應按勞動合同約定的月工資標準1830元支付該月工資,此外,被申請人并未為申請人繳納該月社會保險,不應從申請人工資中扣除社會保險費,結合申請人已領取的該月工資數額,被申請人應向申請人支付該月工資差額452元(1830元-1378元)。2020年3月,被申請人安排申請人提供了部分勞動,核算出該月應發工資1967元,該數額并未違反雙方勞動合同約定,本委予以認定,此外,被申請人并未為申請人繳納該月社會保險,不應從申請人工資中扣除社會保險費,結合申請人已領取的該月工資數額,被申請人應向申請人支付該月工資差額354元(1967元-1613元)。關于申請人所主張的2020年5月份工資,被申請人制作的該月工資發放表已載明出勤天數22.5天、出勤工資1830元、事假扣款126元、社??劭?54元,對于出勤工資1830元,因并未違反雙方勞動合同約定,本委予以認定,對于事假扣款126元,申請人該月出勤22.5天,被申請人已按全勤計發申請人的出勤工資,對該事假扣款,本委不予認定,此外,被申請人并未為申請人繳納該月社會保險,不應從申請人工資中扣除社會保險費,被申請人應向申請人支付該月工資1830元。關于被申請人辯稱的待離職手續補齊后再發放該月工資的意見,因被申請人支付該月工資的對價是勞動者該月所提供的勞動,而勞動者該月已提供全勤勞動,對該辯稱意見,本委不予采納。關于申請人主張的2020年6月份幾天的工資,根據現有證據,本委僅在0.5天的范圍內予以支持,數額即為42.07元(1830元/月÷21.75天/月×0.5天)。綜上,被申請人應向申請人支付的工資數額合計為2678.07元(452元+354元+1830元+42.07元)。關于被申請人辯稱的申請人需賠償公司經濟損失366元,因被申請人并未就存在該經濟損失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對該辯稱意見,本委不予采納。

    關于申請人主張的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本案被申請人解除勞動合同起因于對申請人的工作調動。關于工作調動,雙方所簽訂的勞動合同曾約定被申請人可以根據工作需要和業績考核結果,按合理誠信原則變動或調整申請人的工作崗位。根據勞動合同約定,申請人實際工作服務單位為連云港市消防救援支隊,2020年5月,該支隊就申請人的實際工作情況向被申請人提出工作調整的建議。2020年6月初,被申請人根據相應情況并結合雙方勞動合同約定,對申請人進行工作調動,并明確崗位、工資待遇均不改變,該工作調動符合雙方勞動合同約定,申請人應按勞動合同約定予以履行,但申請人予以拒絕,雖稱系因距離遠,但未能就系其所稱的該距離遠等原因而拒絕調動提交證據證明,應承擔不利后果,此后,經被申請人再次書面通知無果,最終導致被申請人以曠工為由解除雙方所簽訂的勞動合同,綜合全案,申請人訴稱的被無故開除不符合實際情況,對其所主張的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本委不予支持。

    本案經調解不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條第一款、《關于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穩定勞動關系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意見》第三條第(四)項(人社部發〔2020〕8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三條、第六條、第四十二條之規定,裁決如下:

    一、自本裁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被申請人江蘇鷹飛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申請人工資2678.07元;

    二、對申請人的其他仲裁請求,不予支持。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的規定,本仲裁裁決為終局裁決。勞動者對本裁決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決書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起訴。被申請人有證據證明本裁決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條第一款規定情形之一的,可自收到本裁決書之日起三十日內向當地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撤銷裁決,申請人逾期不起訴的,仲裁裁決書自作出之日起發生法律效力。一方當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決的,另一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仲 裁 員:孫長林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陸 妍

    送達日期: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V在线97,亚洲日韩欧美制服二区dvd,在线亚洲AV日韩A∨欧美八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