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aueq4"><code id="aueq4"></code></nav>
  • ×

    當前位置:首頁 > 通知公告> 仲裁公告

    潘某訴連云港市華藝影院有限公司勞動報酬、經濟補償爭議案裁決書

    2020-10-19 信息來源: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字體:

    連云港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

    仲裁裁決書

    連勞人仲案字〔2020〕第301號

    申請人潘某

    被申請人連云港市華藝影院有限公司,住所地連云港市海州區建設東路18號4、5層局部。

    法定代表人狄同偉,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趙治洲,連云港市海州區新東法律服務所法律服務工作者。

    案由:勞動報酬、經濟補償爭議

    申請人潘某訴被申請人連云港市華藝影院有限公司(簡稱華藝公司)勞動報酬、經濟補償爭議案,本委受理后,依法指定獨任仲裁員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申請人潘某、被申請人華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趙治洲到庭參加了仲裁活動,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訴稱:2019年10月1日正式至華藝公司上班,崗位是前臺場務。合同期內,公司未按規定發放2020年1月工資,實際只發放1544.87元。疫情原因,華藝公司停業。疫情期間,經理要求員工簽寫停薪留職單,并要求員工補寫請假條。2020年2月至同年7月,華藝公司未按規定發放最低生活保障工資。由于公司未按時發放工資,申請人要求解除勞動合同,并要求支付賠償金?,F請求:一、支付2020年1月剩余工資1205.13元;二、支付2020年2月至同年7月最低保障工資8784元;三、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2750元;四、解除勞動合同并辦理離職手續。

    申請人為證明其主張,向本委提交如下證據:

    一、勞動合同,證明申請人與被申請人存在勞動關系。

    二、微信聊天記錄,證明疫情期間申請人工作的事實。

    被申請人辯稱:一、同意支付申請人仲裁請求第一項的數額,但應當扣除被申請人為其代繳的個人部分應當承擔的社會保險費213.08元。二、申請人在疫情發生以后不同意被申請人根據政府倡導的企業自救精神所做的工作安排,主動要求請假,并向被申請人出具書面請假條,承諾請假期間的社會保險及公積金由個人承擔,公司代為繳納,因此,應駁回申請人第二項仲裁請求。三、申請人自動離職,被申請人不應承擔經濟補償,請求駁回第三項仲裁請求。四、被申請人同意解除勞動合同及辦理離職手續。

    被申請人為證明其主張,向本委提交如下證據:

    一、通知,證明2020年2月9日被申請人接到市委宣傳部通知暫停營業,為保障影院工作人員生活和疫情期間民生需求,鼓勵影院工作人員到超市參加工作,待遇為基本工資加計件提成,如果不同意公司統一安排的,另行向公司出具書面申請。

    二、請假申請、休假審批單,證明申請人不同意被申請人的工作安排,自行請假以及履行休假審批手續。

    三、考勤表(2020年1月至7月)、基本工資表(2020年1月至6月),證明申請人的出勤記錄及被申請人按其出勤記錄發放工資。

    四、內部工資卡明細、余額情況表,證明申請人工資發放情況及被申請人為其墊付社會保險及公積金情況。

    五、微信聊天記錄,證明被申請人通知申請人到單位開會,宣布通知的內容。

    六、2020年1月份工資表(工資及獎金)、內部工資卡交易記錄、單位繳費核定單,該組庭后補充提供證據證明2020年1月份工資發放、社會保險費繳納情況。

    經質證,關于申請人所舉證據一,被申請人對真實性無異議,根據勞動合同第四條約定,甲方根據業務需要可以調動乙方工作地點,乙方應當嚴格服從甲方工作安排。勞動合同第二十一條第二項規定,由于不可抗力無法履行合同時,可以變更或者解除勞動合同。結合本案在疫情開始以后,被申請人接到市委宣傳部及其他部門通知,不得開業,開業時間另行通知,開展企業自救活動,解決員工生活問題,因此根據該條款,被申請人未違反勞動合同約定,而申請人違反勞動合同該條約定。關于申請人所舉證據二,被申請人對真實性無異議,對證明目的有異議,該證據中被申請人安排申請人值班,稍后提交考勤表及工資表予以證明,被申請人支付值班工資。另外,被申請人安排申請人7月份值班,但7月28日至31日,申請人因提出離職未能參加,被申請人臨時改變工作安排,將原有的早晚班改為晚班,申請人突然離職給被申請人帶來極大經濟損失,本來被申請人早上9點半就安排電影播放場次,由于申請人突然離職,變更為下午1點開始,少了十個場次收入。有一份是申請人與被申請人陳某聊天記錄,證明2020年2月10日被申請人通知申請人到被申請人處開會有新的工作安排,同時可以補點工資,申請人也到達了影院。最后一份聊天記錄與本案無關聯性。對于提交的潘某聊天記錄證明目的有異議,另案申請人顏某說了該聊天記錄“我們”指的是顏某、潘某,而顏某、潘某已經明確說明她們另有工作,在親戚家幫忙,與被申請人主張的申請人另有工作安排相印證。在微信聊天記錄中,潘某、顏某同意7月11日上班,說明潘某、顏某同意被申請人的7月份工作安排,但是到2020年7月12日,潘某提出辭職,被申請人予以同意并讓潘某找周某辦理離職手續。

    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一,申請人認為當時沒有給申請人看該通知,該通知是新紙張,2020年2月9日通知說有工作安排,是讓申請人去取1月份工資,經理拿出準備好的請假條及申請停薪留職單讓申請人補簽字,根據聊天記錄可以證明申請人及其他員工均按照公司指示工作并且按照公司要求處理臨期商品,證明申請人并未請事假及處于停工狀態。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二,申請人認為請假條是申請人簽署的,但系公司強制要求后期補簽的,用于規避法律規定,是違法的,根據請假條的實際時間為期一個月,而現實中并沒有,也是不符合常理的,根據微信記錄,申請人并沒有一個月都不上班,單位提出的通知顯然與事實相沖突,因為疫情期間,公司要求員工值班,并且銷售臨期商品,申請人還在繼續工作,并未停薪留職。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三,申請人認為并沒有確認或者收到工資表,申請人看不見內部工資卡數額;考勤表可以證明申請人按照公司安排按期值班。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四,申請人對工資數額有異議。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五,申請人認為被申請人沒有按期足額支付工資導致申請人依法解除合同,且申請人已經工作半年以上,被申請人應該支付一個月經濟補償,申請人長期無生活保障,按時值班,并未得到收入,迫于生活壓力提出離職。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六,申請人認為該1月份工資表中的病事假不成立,1月24日停工,國家強制居家隔離,申請人并未主動請事假或病假。對獎金有疑義,為何扣部分獎金。對內部卡交易記錄有質疑,1月23日獎金是2019年下半年季度獎金,工資表獎金明確注明實發441元,況且當月工作尚未結束,如何發放當月獎金。

    根據當事人的舉證及質證意見,關于申請人所舉證據,被申請人對證據本身并無異議,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一和二,申請人認可所涉請假申請系其簽署,被申請人所舉證的通知在該請假申請中能夠得以印證,對該證據一和二,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三,對其中的工資表,申請人持有異議,因該表僅為打印件,無人簽章確認,且該工資表顯示2020年1月至同年6月實發工資數額大部均為負數(1月除外),本委僅視為被申請人陳述內容;對其中的考勤表,因申請人對證據本身未提出異議,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四,申請人主要對證據內容持有異議,對證據本身的真實性,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五,因申請人對證據本身未提出異議,本委予以認定。關于被申請人所舉證據六,申請人所持異議主要針對證據中的具體內容,對證據本身的真實性,本委予以認定。

    本委查明:2019年10月1日,雙方簽訂該日起至2022年9月30日止的勞動合同,約定內容包括:被申請人根據工作需要,安排申請人從事本公司或上級集團公司安排的工作崗位工作,工作地點為本公司或上級集團公司所轄各公司,工資標準為2750元/月,效益工資或獎金根據勞動者實際勞動貢獻確定。2020年2月9日,被申請人作出通知,內容包括:由于疫情原因,2020年1月24日接到市宣傳部通知暫停營業,影院正常營業時間等待宣傳部及相關部門通知,為保障影院工作人員的生活和疫情期間民生需求,超市需要大量工作人員支援,綜合考慮,鼓勵影院工作人員到超市參加工作,除最低基本工資加計件提成,如網商配送5元/件等;若不同意公司統一安排,自己另有安排的,向公司出具書面申請。當月,申請人作出申請,內容包括:已經接到公司2020年2月份之后的工作安排通知,因家庭及身體原因,無法按時報到上班,已向公司申請事假休息,特申請給予停薪留職;同時,上述期間的社保及公積金由本人負責承擔,并交由公司代為繳納。2020年2月至同年7月,被申請人安排申請人實際出勤天數分別為0天、3天、3天、2天、4天、1天。被申請人未支付申請人2020年2月至同年6月工資。2020年7月12日,申請人通過微信告知被申請人其辭職,理由為母親幫其找了親戚家的工作,此后,申請人未再至被申請人處工作。2020年8月10日,被申請人通過內部工資卡支付申請人2020年7月份工資99.15元。

    另查明,2020年1月份,雙方均認可被申請人已實際為申請人繳納社會保險費及住房公積金,被申請人在扣除申請人應承擔的社會保險費及住房公積金共522.64元后,通過內部工資卡分兩次向申請人實際支付該1月份工資510.92元、獎金441元,該1月份代扣款項和實際發放款項共計1474.56元。經庭審詢問,申請人主張的辦理離職手續指出具解除勞動合同證明。

    上述事實有當事人所舉證據以及庭審陳述等予以證實。

    本委認為:關于申請人主張的2020年1月份剩余工資,根據雙方勞動合同所約定的月工資標準,結合被申請人從該月工資中代扣代繳的申請人應承擔的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數額、該月實發工資數額,被申請人應向申請人支付工資差額1275.44元(2750元-1474.56元),申請人主張的該1月份剩余工資數額1205.13元并未超過上述標準,本委予以支持。

    關于申請人主張的2020年2月至同年7月最低保障工資,2020年2月9日,被申請人就疫情暫停營業期間調劑安排員工至他單位工作,申請人未同意該工作調劑,以個人家庭及身體原因申請停薪留職,同意期間的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由個人負責承擔并交由公司代為繳納,此后,2020年2月至同年7月,被申請人僅少量安排申請人出勤,申請人并未向被申請人交付個人應承擔的社會保險或住房公積金費用,再要求被申請人支付2020年2月至同年7月最低保障工資,本委不再支持。

    關于申請人主張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申請人于2020年7月12日辭職,辭職主要理由為母親已為其找好工作,該勞動合同解除情形下,被申請人依法無需支付經濟補償,對該仲裁請求,本委不予支持。

    關于申請人解除勞動合同的仲裁請求,因勞動合同已由申請人解除,申請人無須就此申請仲裁,對該請求,本委不予涉理。關于申請人辦理離職手續的仲裁請求,該請求經庭審詢問,實為出具解除勞動合同證明,因雙方勞動合同已解除,被申請人負有該法定義務,本委予以支持。

    本案經調解不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條第一款、第五十條第一款、第四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三條、第六條、第四十二條之規定,裁決如下:

    一、自本裁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被申請人連云港市華藝影院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申請人潘某2020年1月工資差額1205.13元,并依法出具解除勞動合同證明;

    二、對申請人的2020年2月至同年7月最低保障工資、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的仲裁請求,不予支持。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的規定,本仲裁裁決為終局裁決。勞動者對本裁決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決書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起訴。被申請人有證據證明本裁決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條第一款規定情形之一的,可自收到本裁決書之日起三十日內向當地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撤銷裁決,申請人逾期不起訴的,仲裁裁決書自作出之日起發生法律效力。一方當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決的,另一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仲 裁 員:孫長林

    二〇二〇年九月三十日

    書 記 員:陸 妍

    送達日期: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V在线97,亚洲日韩欧美制服二区dvd,在线亚洲AV日韩A∨欧美八AV